联系爱博体育

爱博体育_主页
电话:4006-825-836
传真:0536-2266321
电话/传真:0536-2082255转8017
邮箱:admin@bageloclock.com
地址:山东潍坊市北海路财富国际商务大厦23层

公司新闻

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中央企业优秀故事 “我”在广阳岛修生态——建

日期:2021-08-07 18:26 作者:admin 阅读:

  由国资委宣传局、人民网联合主办,中国新闻网承办的“百年铸辉煌 央企谱华章”庆祝建党百年暨第四届中央企业优秀故事发布活动在北京举办,活动共收到各中央企业推荐报送的图文及视频作品1800余件。经过筛选审核,中国建设科技集团(简称“集团”)提交的作品《“我”在广阳岛修生态——建设科技集团中国院广阳岛项目总设计师赵文斌》获三等奖。

  翻开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生态景观院院长赵文斌的日记本,记录最多的是他近3年来在广阳岛的关于生态修复的思考和心得,很多时候还附有汇报主题的思维导图和手绘草图,设计师激荡的心流跃然纸上,让思绪立刻回到会场上思辩的场景。作为广阳岛生态修复总设计师,从2018年4月以来,赵文斌累计飞往重庆航班超过100次,驻扎在岛上超过500天,大大小小的汇报不下1000次,组织各种协调会超过2000次,累计用脚步丈量全岛5000多公里。

  随着广阳岛生态修复工作的推进,赵文斌深刻感知到,这座长江上游面积最大的江心岛正以“长江风景眼、重庆生态岛”的全新定位,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巨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建设科技集团总工程师崔愷对广阳岛非常关心,在规划设计过程中悉心指导团队要立足场地本身,修复不是回到过去而是创造未来。身为广阳岛“蝶变记”的实践者,赵文斌既欣慰又感慨:“广阳岛是新时代全国第一个整体系统地、全面深度地践行习生态文明思想的项目,我们是大保护后的第一批岛民,有近100名设计师吃住行都在岛上,几乎每天都工作16小时以上......广阳岛已经深深融入到我们的血液中,我们与广阳岛有着讲不完的故事。”

  位于重庆铜锣山、明月山之间的广阳岛山环水绕、江峡相拥。2006年前后,随着广阳岛被列为重点开发对象,原本宜人的风光,迅速被不断推进的工程建设所湮灭——大规模的开发,使广阳岛的“山水林田湖草”均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岛内部分山体被挖开,造成大量边坡和崖壁裸露;因过度砍伐,岛内原生林严重退化……2017年,重庆叫停广阳岛所有建设项目。随后,重庆市委、市政府提出要把广阳岛打造成为“长江风景眼、重庆生态岛”。如何高质量推进广阳岛片区规划建设,引领示范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模式,探索生态修复相关的认识论、方法论和实践论,是重庆市委、市政府给社会各界出的一道大考题。

  2018年4月初的某天傍晚,赵文斌接到时任中国建设科技集团总裁文兵的电话,要求他马上奔赴机场。在毫无征兆、不知去向的情况下,赵文斌与广阳岛的缘分悄然开始了。当时,赵文斌任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生态景观院副院长,主持着雁栖湖APEC、北京世园会、南宁园博园、通州北京市政府景观、江门人才岛、上海星空之境公园等多个大型景观设计项目,对于跨界涉足生态修复这一全新的领域,心中确实没有太多底气。

  干,就意味着要走下舒适温床,放下轻车熟路的景观理念、方法和经验,洗心革面,重新创业,难度压力非同小可,而且这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一个团队的发展方向和路径重新选择的事;不干,就意味着只能沿着老路子发展,将伴随风景园林与日俱增的行业竞争,艰难前行,也难以直接参与国家推行的设计师负责制和EPC工程总承包模式,前途也未必就光明。 “生态文明是新时代国家战略,生态保护修复是国家要做的紧急而重要的事,作为央企国家队,我们就是要做国家要做的事。而且能有机会探索‘设计师负责制’下的‘EPC总承包’,那是一件对团队有战略意义的事。”赵文斌决定闯一闯。

  “我知道大家肯定会很辛苦,但生态治理是当前时代发展的需要。偿还环保历史欠债是当前行业最大的命题。作为央企设计院,我们有责任带头干,而且要比别人干得好。我们不干,那谁去干?”已经当了近10年支部书记的赵文斌,善于做团队思想工作,组建了一支心怀雄心壮志、心甘情愿投身生态修复的精锐部队,做好了吃苦的心理准备,离开刚刚出生的儿子,毅然决然地带队来到了广阳岛,成为广阳岛大保护后第一批岛民。

  2019年10月,经过公开招投标中标后,赵文斌带领团队吃住行都在广阳岛。尽管上岛之前赵文斌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广阳岛建设的困难程度还是令他猝不及防:生态修复项目当时还没有建设主管部门,缺乏相关的政策体系和法律法规,几乎没有可参考的同类型项目,项目实施业主也尚不明朗。初期条件简陋,上岛调研时不得不支起帐篷办公;每到饭点,他和同事必须往返12公里到镇上就餐,折腾不已。更难的还在后面。

  生态修复一期项目启动之初,没有成熟的行业标准和施工规范,“思想不统一,没标准、没图集、没经验”,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干。“推土机推不出生态!”重庆市副市长陆克华不断鞭策,“岛上的地被种植不能有园林手法的大波浪、大曲线!必须彻底割掉园林思维的尾巴!”

  思想不统一就发起生态理念大课堂;没有标准就立即带队开展理论创新;没有图集就分专项开展技术突破;没有经验就抓紧时间调研学习……那段时间,“5+2”“白加黑”成了赵文斌的工作常态。统筹设计、协调工程、深钻科研、保障后勤……多管齐下的赵文斌忙得不可开交,为了节省时间,他索性住在岛上龙湖物业的员工宿舍。此前,赵文斌已经主持大型风景园林项目多年,工作起来得心应手,但到广阳岛项目上后,项目类型、管理模式等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全新领域的探索和巨大的角色转变让赵文斌措手不及,精神压力极大。“我的驻场设计师团队因为集中高强度的工作,常常一人感冒,病倒一片。我自己也‘累趴下’了,白发多了很多。这样下去肯定不行!”赵文斌主动带头号召设计师们利用巡场时间跑步锻炼身体。

  在赵文斌一行人的日夜奔忙下,2020年1月5日,生态修复一期项目施工图方案顺利通过广阳岛片区领导小组办公会审查,生态修复工作可以进入正轨。

  2020年2月,在最适合播种的春季,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人员、材料、设备都一下子无法流动,本就紧张的项目工期整整耽搁了一个多月。

  “我们必须抢抓春季植树种草的黄金期。”赵文斌放弃春节休假,起早贪黑统筹调度,对项目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进行研判,牵头紧急制订了一系列部署文件,详细审核项目部防疫工作和复工方案,形成一套系统的整体应对体系和协作防疫体系。同时他组建“党员驻场突击队”和“党员设计突击队”,带领设计团队一方面在现场调度指挥复工复产,另一方面在后台坚持远程办公、视频汇报,开展研究生态修复相关理论体系、技术标准、建设管理和效果评估体系,归纳总结可复制推广的生态修复实践创新经验,运用行业协会交流平台,集成产学研资源,带动行业科学研究和技术创新。

  在此期间,集团文兵书记、孙英总裁、樊金龙副总裁、中国院崔愷院士、宋源书记、马海总经理、张淮湧副总经理等领导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帮助。特别是文兵书记、宋源书记、马海总经理在疫情期间,坚持“每天三电话、三天一视频”的频率帮助团队学习习生态文明思想,总结最优价值生命共同体理论。

  2020年2月24日,广阳岛生态修复一期工程正式复工;3月8日,一期项目施工通过第三方审图公司技术审查。“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赵文斌感慨道。在广阳岛片区领导小组办公室王岳常务副主任的大力支持下,各项工作全速推进。由于抓住了植树种草的黄金期,广阳岛生态修复一期工程顺利完工,形成了10公里生态体验环线个示范点,初步建成生动表达“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理念的生态大课堂,形成了很好的效果,正如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说的,“去了广阳岛的人都说好。”

  当前,广阳岛生态修复二期工程正紧张进行中。和一期项目不同的是,二期项目建设任务更重,涉及专业更多,参建单位和交叉实施项目众多,技术协调难度更大,工期更紧,创新示范要求更好,现场控制难度空前。

  作为设计牵头的EPC项目负责人和总设计师,赵文斌是项目效果把控第一责任人。在我国,设计牵头EPC项目刚刚兴起,“设计师负责制”也在摸索阶段,没有成熟的项目管理体系。为此赵文斌牵头针对生态修复类EPC项目,抓住EPC管理的五大核心和十大系统,探索组建了“以成本合约管控为中心,设计、工程两手抓,点对点、线连线、双向互抱、中心对控”的扁平化EPC管理体系,在设计小分队和施工小分队的密切配合下,将设计意图准确传达到每个班组和施工工人。

  为保证项目效果和建设进度,在关键节点指导上赵文斌事必躬亲,每天召开现场协调会,审核综合管线设计、科普解说词内容,把关苗木质检流程和每一张主材封样单,同时尝试推广大数据管理,动态收集、实施发布建设进展数据,让生态修复管理成果可视化,人人都可以在手机上看到广阳岛每天的不同变化。

  目前生态修复二期工程总体形象进度已经接近尾声,计划至2021年6月完成生态修复大面工作。

  “看到广阳岛这张重庆城市新名片更加靓丽,是非常幸福的事。接下来,我将和团队一起,继续坚持‘长江风景眼、重庆生态岛’这一定位,以天人合一的价值追求,知行合一人文境界,始终贯彻陆克华副市长要求的‘三多三少、六个一’加快广阳岛生态修复工作。”赵文斌坚定地说。

  原标题:《中央企业优秀故事 “我”在广阳岛修生态——建设科技集团中国院广阳岛项目总设计师赵文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