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爱博体育

爱博体育_主页
电话:4006-825-836
传真:0536-2266321
电话/传真:0536-2082255转8017
邮箱:admin@bageloclock.com
地址:山东潍坊市北海路财富国际商务大厦23层

行业新闻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公司调查:30亿深陷中江 建行遭遇史上最大贷款

日期:2021-08-01 02:49 作者:admin 阅读:

  中江集团因投资地产、酒店失利,资金链断裂,目前正进行破产重组,创办人俞中江已被警方控制。初步统计,中江集团债务规模80亿元,为杭州历来最大宗。银行贷款约50亿元,其中,建行占30亿元,中行和工行分别占10亿元及1.5亿元。而一位熟悉建行的高层人士如此定性:“这是建行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风险事故。”

  作为银行贷款的大客户,很难想象身陷囹圄的房地产行业若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将给中国金融机构带来多大影响?银行业又该如何规避风险?此案件曝光引起了金融行业广泛关注,银行呆账、坏账问题再次受到批评,银行内部风险控制和员工腐败问题成为众矢之的。

  在本轮楼市调控背景下,房地产热点城市首现破产,债务规模达80亿中,银行贷款占50亿。温州民间借贷危机后,不少企业资金链仍非常紧张,除了已申请破产的企业,还有不少房企资金已到极致,正在破产边缘挣扎,情况是否会更严峻 ?

  中江控股总部位于杭州,是一家涉足地产、酒店、防污漆、香精香料、通用机场的多元化控股集团。目前因投资地产、酒店失利,导致资金链断裂,因而进行破产重组,创办人俞中江已被警方控制。

  有公开报道称,中江控股在2008年介入房地产行业,因2009年和2011年政策调控,一些项目出现亏损。今年初,该公司主动向当地政府汇报资不抵债的情况,寻求保护。据估算,资产抵押后仍有约30亿元借款还不上。不少杭州房地产业内人士认为,房企自去年下半年起都在艰难地挺着,这是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的倒下。【详细】

  近日,建行官网发布的新闻稿中写道:“到目前为止未发现员工作案行为,未发生重大经济案件。”有媒体表示,建行此举似乎正是对此事的回应。

  业内人士认为,建行给中江集团的贷款存在几大疑点:首先是贷款时机上,2010年底,建行对“中江系”的贷款余额为10亿元。到2011年,“中江系”已经摇摇欲坠,其他银行也有察觉,但建行对“中江系”的贷款反而扩大了一倍以上。比如,2011年9月,建行为“中江系”发行了一只价值3亿元的信托类理财产品,结果一分钱利息都没有收。

  根据建行的审贷分离原则,企业要获得一笔贷款,首先需要支行客户经理作出申报,支行风险主管同意后再往分行上报,经过分行的5个独立审批人同意之后,才能发放。

  离奇的是,尽管俞中江爆煲迹象明显,但建行对中江的贷款不减反增,贷款馀额由2010年年底的约10亿元大增至30亿元。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边晓瑜表示,这表明我国对银行监管还存在重大漏洞,相关部门应当及时采取措施,避免类似事件再度发生。

  边晓瑜认为,内因是决定事物发展的根本因素,银行应当加强对内部员工培训,提高业务能力的同时,增强职业操守,降低贪污、受贿等腐败现象的发生率。同时,银行应当加强对民营企业的扶持力度,重点支持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特色优势突出的项目工程,压缩民间不良借贷的生存空间。 另外,银行应完善独立审计部门,对内部报表、获贷企业财务状况做严格评估,最大程度减少不良债务发生的可能性。蹊跷的放贷 30亿如何深陷破产企业

  到2011年年底,除去存兑汇票、保函和国内保理业务,建行对“中江系”企业的贷款余额约22亿元,其中建行建德支行9亿至10亿元,秋涛支行约10亿元,宝石支行约2.5亿元。而经过后续调查,与“中江系”各家公司有关的以各种形式存在的贷款总数共30亿元。

  建行人士认为,浙江分行负有管理责任。崔滨洲虽调赴浙江不久,但在明知中江的资金链已经有问题的情况下,他还力主给中江贷款,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另一位接近建行的人士则认为,崔滨洲到浙江后,没有完全摸清情况,也没有适应江浙“和风细雨的风格。把杭州地区支行从14家简单撤并到7家的举措树敌不少。

  支行层面,建德支行行长张建标首先被免去职务,其后宝石支行行长赵三军也遭免职,赵三军被免职时不禁落泪,自陈是为业务发展,并无一己私利。[详细]

  2010年底,建行对中江系的贷款余额为10亿元。到2011年,中江系摇摇欲坠的情况已经被银行业察觉,但建行对“中江系”的贷款反而扩大了一倍以上。由于形势持续恶化,见状不妙的交通银行在2011年6月撤出了“中江系”最后一笔愈1亿元的贷款,但建行却跟进接盘。更为离奇的是,三个月后,即2011年9月,建行还为中江系发行了一只价值3亿元的信托类理财产品。

  对一家经营情况显现危机的企业有如此巨大的风险敞口,反映了建行的风控漏洞。“对一家企业的综合授信能够达到30亿,意味着该企业不仅是省级分行的优良客户,也是总行的优良客户,是合作多年积累下来的。”某四大行浙江地区一名支行行长说,“因此,建行总行对中江集团这样一笔贷款不会不知道。”

  两位接近建行的人士透露,俞中江曾私刻建行建德分行的公章。“从业以来从没见过这么多的假东西。”一位接近建行的人士评论说,“金额之大,为建行史上之最。”“这样一家企业,资产不大,能批出巨额贷款是难以想象的。建行三家支行都在给它放贷,似乎不是个别人违规造成。”一位银行业人士指出。

  根据建行的审贷分离原则,企业要获得一笔贷款,首先需要支行客户经理作出申报,支行风险主管同意后再往分行上报,经过分行的五个独立审批人同意之后,才能发放。“也就是说,一般支行行长并不能帮得上忙。如果只是贷款岗位的人违规,审批环节完全可以不批。中间可能有人在协调,才在一些规定上有让步。”内部人士说。但分析师认为,中江集团不太可能买通分行放款中心层面,因为这样的话,“要打通的人就太多了。”[详细]

  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朱洪波在回应“建行史上最大一笔贷款风险”时指出:“首先欢迎媒体对建行经营行为进行监督,对其中的风险问题给予关注。近日,个别媒体使用比较吸引眼球的标题,报道了建行在中江集团的债权风险,并说这是建行有史以来最大的风险,这与历史不符,也与建行的现实不符。中江集团的问题,是其非法集资、民间借贷和当前浙江民营经济整体下行的综合反映。”

  当回应关于建行是否线亿元信贷资金在中江集团造成损失时,朱洪波强调:“准确说,建行在中江集团有30亿元人民币的债权,98%以上有抵押和担保,其中信贷债权有16亿元。目前,当地政府正对中江集团进行清理整顿,该集团的核心企业还在正常经营,建行的债权也主要集中在这些核心企业。当然,这次风险会有一些损失,去年我们已经计提了拨备。”

  当记者问到,在中江集团的问题上是否说明建行在风险防控上还有不足时,朱洪波表示:“中江集团所暴露出的问题,说明我们个别基层行在风险提示、预警、控制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缺陷,但总体讲,建设银行改革上市以来,各级内部风险管控的制度是健全有效的。当前整个经济下行,民间借贷、非法集资向商业银行正常经营提出了挑战,但我丝毫不担心我们的风险防控能力。作为上市公司,建设银行的风险是完全可控的,我们去年的不良贷款率为1.09%,今年下降至1.04%,这在国内外大型上市银行公司中是比较低的。我们将不断检讨、修补、完善公司各级的风险防范和内控制度,加强事前、事中、事后的监督,不断增强风险防控的及时性、针对性和有效性。”建设银行信贷经受考验建行被房地产企业套牢 被迫堵无底洞

  一位接近建行人士表示:由于建设银行历来在房地产项目贷款具备优势,前期投入金额过大,已然套牢。一旦撤出企业必死,银行一样要坏账。而贷款少的银行,见势不对就先走了。建行对中江的贷款不减反增,贷款馀额由2010年年底约10亿元增至30亿元。本轮房地产跳空,让建行受到较大影响。

  到2011年底,除去存兑汇票、保函和国内保理业务,建行对“中江系”企业的贷款余额约22亿元,其中建行建德支行9亿至10亿元,秋涛支行约10亿元,宝石支行约2.5亿元。秋涛支行是贷款较大的支行。

  建设银行副行长朱洪波在回应“建行史上最大一笔贷款风险”时指出:建行在中江集团有30亿元人民币的债权,98%以上有抵押和担保,其中信贷债权有16亿元。但某杭州金融业人士透露:即使98%的贷款是有抵押的,处理起来也非常难。要起诉,资产需要拍卖。但在现在的房地产行情下,拍卖资产很容易吗?“这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从抵押到资产处置,是很复杂的。”

  银行为控制贷款风险,往往要求企业抵押或单一担保单位的基础上,追加担保单位或法人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担保,为担保圈无限制扩大打下了基础。一份由杭州某银行绘制的互保圈信贷关系图,将中江集团通过43家集团公司与另3家企业串联了起来。数家图内企业介绍,“此图仅显示集团间的互保关系,旗下各有分公司、子公司级别的互保,约涉及法人单位600至700家,资金数百亿元”。

  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是国有五大商业银行之一,在中国五大国有商业银行中排名第二。

  中江集团是集投资、科技、制造、贸易、旅游、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控股集团,直接或间接持股控股公司众多,俗称“中江系”。